青岛档案信息网
|      首  页      |   政 务 公 开  |   局 馆 指 南  |   业 务 工 作  |   法 规 标 准  |   征 集 工 作  |   教 育 培 训  |   利 用 效 果 | 
|   青 岛 史 学  |   数 字 青 岛  |   藏 品 鉴 赏  |   青 岛 大 事  |   青 岛 人 物  |   历史知识库  |     特 藏 室    |   档 案 论 坛 | 
|   照 片 银 行  |   视 频 青 岛  |   学 者 文 库  |     老 青 岛    |   青 岛 风 情  |   青 岛 景 观  |     展 览 厅    |     English   | 
欢迎您: 游客 当前位置: 青岛档案信息网 > 青岛风情 站内搜索
青岛中山路衰落的反思:别再拼命拿他当商业街了!
撰稿:摘自台东镇网   发生时间:2016-11-22
【字号: 【打印】 【关闭】

    “中山路”这个名字真正出现在青岛,是1929年的春天。

    那一年的4月16日,南京国民政府正式接收青岛。这标志着青岛六年多北洋时期的结束。紧接着的5月22日,青岛接收专员公署发布训令,为纪念孙中山,改山东路为中山路,第一公园为中山公园。

    以中山路为主体的青岛现代商业在经过德占时期的耕耘与培育之后,已具备了相当的规模与名气。而在后续的日占与北洋时期,虽然屡经政局动荡,但青岛市(一度称为胶澳商埠)的城市发展和商业扩容却仍是比较强劲有力的,一个以商铺遍布、商贾云集的中山路(时称山东路)为商业中心的贸易自由港——青岛,已经成为当时中国最重要的现代化城市之一,尤其是汇丰、宝隆、顺和等大批外国洋行的进驻持续催生着青岛的航运生命力,使青岛国际性港口的重要地位愈发夯实与巩固。

    到上世纪三十年代初,青岛由民国能吏沈鸿烈主政,便开始了继德占时期后,第二个绝对的黄金发展期,无论经济、文化、城建等都步入快速成长轨道,中山路作为城市核心更是获益匪浅。有两个颇具代表性的例证可窥一斑:一是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实业银行等数家大型金融机构涉足青岛,落脚中山路,把中山路从商业街升级成为全国知名的金融街,拥有雄厚资金做保障,使得中山路的商业发展更具底气和后劲;二是青岛国货商场开业以及后来青岛国货公司成立,在当时民族产业艰难生存的情况下,这既具有同仇敌忾抵制日货的历史性意义,也是青岛民族商业史上出现的第一家大规模商场,两者均大大提振了已成为中山路商业主体的民族商业的士气。因而,三十年代早期的大发展给中山路彻底奠定了日后继续前进的厚实基础。
青岛中山路衰落的反思:别再拼命拿他当商业街了!

早期的青岛国货

    在其后,青岛又经历了日本二占青岛和国民政府等历史时期,政局虽然仍旧风雨飘摇,但在青岛海运兴旺与工业崛起等有利因素的强大惯性的牵引下,中山路商业的发展依然势头迅猛,在国内都颇具规模和声望的中山路商圈就此成型。解放后的中山路依仗城市中心的优势条件,持续捍卫着头顶上青岛商业霸主的桂冠。

    然而中山路曾经的无上辉煌和无限鼎盛,还是不可避免的全部萎缩进了干巴巴的历史档案里。中山路商圈的衰败源于上世纪最后十年以东部大开发为主导的青岛城市规模大扩容:首先是客观上的打压,由于城市范围的骤然增大,中山路被彻底剥夺了作为青岛的地理中心和政治、文化、商业等诸多核心的领导地位,失宠的中山路只能退居于新青岛、大青岛的西南一隅;其次是主观上的制约,因为当时中山路周边那已近百年时光却没有太大变革的城建布局,早就不适合也没能力承载现代商业,以德国老洋楼和世纪老里院为主要载体的中山路老字号们,衰败非常明显并陆续走向死亡。

中山路上的春和楼尚算是“出逃”成功的典型


    目前的中山路商圈里能叫得上名号的商场只剩下国货(现在的丽达)和百盛,拥有着民族商业显赫身世的国货早就半死不活,爆发过惨烈股权纷争的百盛也已不思进取,而空降而来的利客来更必然不会是中山路的救世主,至于曾经兴盛无比的一众中山路老字号,无论是经营情况还是商业特色都早已如鸡肋。因为比邻青岛火车站和紧靠海滨风景区的缘故,外地游客已成为中山路商圈的主力消费群,这也促使中山路现有的商家把更多精力投向了对外地游客购物喜好的琢磨和迎合上,其经营的局限性正在逐渐加深。



劈柴院的成功与否,或许是最后的努力和期待


    死气沉沉的局面、苟延残喘的经营,这都是百年中山路商圈不能不面对的残酷现实。较为普遍的观点是:中山路所在的老城区里,那些或已晋升为国家、省、市等各级文物保护单位,或已被青岛市评定成历史优秀建筑的百年老楼们,不能拆除甚至连买卖都不允许,而早就不能满足现代商业经营需求却谁也不敢扒掉重建的这些老楼,无疑是一件缠裹在中山路商圈干瘪躯体上的紧身衣,超小尺码的城建布局勒得中山路商圈很疼很难受,却死活都脱不掉也撑不破,貌似的确是老建筑们硬生生阻止了这个百年商圈试图破茧新生、蜕皮扩容的愿望。   

湖北路与中山路路口的德国水兵俱乐部,是中山路老建筑活化的一个较好的实例,走的正是文化立命的路子

    且不论从文物保护和历史价值的角度来考量,彻底拆掉烙印着、镌刻着青岛城市记忆的中山路老城区的老建筑到底应不应该、值不值得,如果破旧立新、辞旧迎新的规划大手笔真能从根本上扭转中山路商圈的萧瑟和败落,那么青岛人狠狠心、咬咬牙痛骂一句“殖民遗留不能要”,用这些百年洋楼的性命换取中山路商圈的复兴,用百年历史积淀换取亿计真金白银,且假若这么决绝地完全割舍掉文化遗留,一心追求商业重振的做法果真可行的话,那弃文化保商业的大战略倒也勉强算是中山路未来发展的一条可行之路。   

凤凰涅槃的重生之路对中山路来说并不轻松,但愿总有一些明灯能照亮它的前程

    但病症之根果然如此,解决之道着实在此吗?其实对中山路最大最致命的错误认知和荒谬定位是到现在依然把中山路视为商圈,因此官方对中山路将来如何发展的权衡和思考就全部建立在商圈的前提下与基础上。然而中山路的生存现状明确揭示出,从任何角度来看,都已经不能把中山路的未来跟商业再继续捆绑在一起,如果非要这么谋划,那不仅不可能双赢共荣,反而一定会同赴末路。文化,最好是文化,也只能是文化,才是中山路自我救赎的唯一契机。

 
 
版权所有:青岛市档案馆 技术维护:青岛市档案馆网站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青岛方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ICP证号:鲁ICP备05050409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吉路148号 邮编:266034